首页 电视剧 电影 娱乐 综艺 动漫 演员表 影视金曲 影视专题 电影院

邵氏风月电影大全_50部风月片合集介绍 曾是金字招牌

网络投稿 2017-01-11
邵氏风月电影作为邵氏电影的一道金字招牌,和武侠片并驾齐驱,共同打造了邵氏影片的一代王朝。

60年来,邵氏兄弟影业为国内影迷贡献了逾千部蕴含中国古典特色内容的经典影片,共打造邵氏风月片逾50部,成为那个时代一道独特的影视风景线.
艺术不涉糜烂,惟有风月而已~

邵氏电影数以千计,其中佳作,又是数不胜数,且邵氏作品往往领风气之先河,其影响更是不可估量。或可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份邵氏佳作名录,而电影推荐网此次对邵氏佳片的遴选,更多的是希望能让影迷从另一种角度重新审视邵氏精品,比如《刺马》对宽银幕视野的探索,比如《成记茶楼》在视听语言上的用心,这些都构成了我们重看邵氏电影的另一个理由。

1.《江山美人》(1959/李翰祥)

邵氏风月电影大全_50部风月片合集介绍 曾是金字招牌

 

1958年,李翰祥首部黄梅调电影《貂蝉》试水成功以后,邵逸夫开始放心大胆全力支持这个新片种,作为邵氏找到新的市场空白和需求,建立在港霸业的第一步。《江山美人》斥资50万港币制作,10倍于当时粤语片普遍制作费用,让当时很多人认为邵逸夫“疯了”,而事实是,其在上映首周便席卷40万票房,证明邵老板的慧眼加李翰祥的精细功夫,一个电影新时代足以来临。

《江山美人》改编自脍炙人口的民间老八卦,关于正德皇帝微服私访至山西大同府(一说江南),路过梅龙镇小酒馆被店主李凤姐迷上,二人成就好事,后凤姐身怀龙种,历经波折后被接近宫成为娘娘。京剧《游龙戏凤》和越剧《梅龙镇》皆是以此故事为蓝本,李翰祥利用现成的故事、桥段、唱词进行再创作,并且丰富了许多生动的细节,比如两人相识时,李凤姐在和一群小伙伴“扮皇帝”就又合理,又有生活气息,一首“什么生意都听过,没听过皇帝这一行”唱的当时街知巷闻,二人靠一只蛐蛐的“勾搭”过程,加上胡金铨饰演的“大牛哥”从中作梗,非常富有喜剧张力。林黛饰演的李凤姐,不若传统戏曲里泼辣、自信的老板娘形象,而是天真烂漫、受哥哥管教的少女,因此芳心所动之下与皇帝情不自禁入了鸳帐,后怀孕和积郁成疾,都让人物非常可信,所以时隔多年重看,仍旧让人跟着她的喜悲情绪起伏。在试水之作《貂蝉》和更成熟的《倩女幽魂》之间,《江山美人》也能看出戏剧腔、舞台化夸张肢体表演向自然的叙事风格之间的转变,镜头调度也比《貂蝉》丰富许多。

2004年邵氏旧片重新修复发行时,属《江山美人》销量最好,碟片商店总卖断货。而其影史成就,在日后也备受专家影评人推崇,2000年《电影双周刊》评选世纪百大港片,本片名列第25位;2005年,香港电影金像奖协会评选华语电影百佳,本片名列第47位。

2.《大醉侠》(1966/胡金铨)

拍摄《大醉侠》时,胡金铨33岁,已经在邵氏苦熬好几年,且受尽委屈——拍摄《大地儿女》被老板诟病超支,拍《丁一山》直接被截停换导演,到了《大醉侠》,小胡一腔愤懑,化在片中武功高强却化名“醉猫”乞讨游荡的隐逸侠士范大悲身上。

据郑佩佩多年后向岳华透露,这个“大醉侠”本来副导演预备自己亲自出演的,令岳华大叹“怪不得拍摄时候怎么演他都不满意”。以当时的电影审美来看,《大醉侠》故事实在简单,只是女侠金燕子为救兄长与一群江湖败类周旋,顺带牵出大醉侠与师兄之间陈年恩怨。与并称为“新派武侠开山之作”的《独臂刀》放在一起,就是明显的一动一静,一文一武,《大醉侠》带着浓浓的文人气息,一招一式的打斗不似一般武侠片讲究的“爽”、“快”、“过瘾”,而是看重郑佩佩的芭蕾功底,每个镜头都讲究动作的美感,镜头转换间也是极富古典戏曲的节奏韵味,其中金燕子在客栈一人独战群匪、“大醉侠”用乞儿们齐唱《莲花落》以向金燕子传递信息的桥段至今回看仍叫人兴味盎然,其间韵味值得反复咀嚼。

但是在当时的邵氏大片场,胡金铨即使拍出《大醉侠》也不受邵逸夫待见,还被他叫到跟前教训“小胡要多跟小徐(徐增宏)学习”,还是后来张彻说了句公道话:“胡金铨如果晚生几十年……其成就应不止此。”不过而今每每人们提到邵氏武侠片,有时甚至认为《大醉侠》是其中最佳一部,邵逸夫在世时相信也有耳闻,多少有些讽刺。

3.《梁山伯与祝英台》(1963/李翰祥)

“梁祝”的故事,历来充满各种版本演绎,单就电影来说,港片里头数徐克1994年的版本较为深入人心,但是对老一辈影迷来说,1963年李翰祥拍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才是那绝对的一双璧人,至今人们提到凌波,还会亲切叫一声“梁兄哥”,足见其影响力。

李翰祥一向以拿捏得当的古典韵致闻名,“梁祝”便是极为代表性的一部,首先因为片中二人的情感纠结带着性别暧昧的另类,因此需要隔山隔水的情绪表达,特别符合古人含蓄内敛的习惯,被他拍来便格外有整体感,影片中最经典的“十八相送”,由那一段段趣味横生的对唱构成,祝英台借鸳鸯、白鹅、耕牛、鲤鱼的含蓄表白,对照后面梁山伯知道真相后唱着“访英台”一路呼应,当真精彩绝伦,1988年张国荣演唱会上还特地演唱了这段“访英台”,足见其在一代人中的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这部《梁山伯与祝英台》仍旧是邵氏和电懋打架的产物——对方定下严俊导演、尤敏和李丽华反串的《梁祝恨史》,因此邵氏带上包括胡金铨的五位导演分组抢拍,限期完成,抢先上映,但成片却不见粗制滥造的痕迹,逐渐邵氏片场流水作业的专业和强大。

4.《刺马》(1973/张彻)

作为清末四大奇案之一,刺马案是有一部电影需要的一切元素,更有邵氏电影需要的全部素材。三个异姓兄弟,皆是草莽出身,英雄难过美人,儿女情长恩仇。这样的电影若不让邵氏来拍,若不让张彻来导,若不让狄龙、姜大卫和陈观泰来演,恐怕说不过去。

彼时的姜大卫已是名声鼎盛,狄龙虽然气度非凡,俊美异常,但终究没拿过影帝,比之姜大卫短了一口气。本片上映后,狄龙凭借马新贻一角收获影帝,才算是和姜大卫平起平坐了。不过,本片中出彩的又何止狄龙一人,饰演三弟张汶祥的姜大卫和扮演二弟黄纵的陈观泰也都可圈可点。只可惜人物性格方面没有马新贻那么饱满而复杂,演绎范围也就窄了一些。加上,那时的狄龙当真青春年少,翩翩英姿任谁看了都梦旋魂转,忘之难也。所以,某种意义上,《刺马》是为狄龙量身打造的电影,就好像《英雄本色》之于周润发。

说完三个男性角色,片中的女性——米兰亦不得不提。在陈可辛拍摄《投名状》时就说过,“米兰这个角色一定得选不带一丝情欲的女演员才行”,可谓一语中的。于是,他在翻拍版中选择了徐静蕾,而张彻则挑了当家花旦井莉。实际上,这就可以看出张彻与陈可辛对米兰的理解是不同的,所以“张指导”选择了姿色上乘的井莉,并让她和狄龙在片中多次“继父相亲”。说起来,细腻之情不适合张彻,他的世界属于粗糙的肌肉和翻腾的血浆。基于此,本片在情节上中规中矩,以还原为主。倪匡的剧本照旧草草写完,硬伤软肋都未曾避免。不过,光看片中的三男一女,已足够解女观众之干渴,过男观众之干瘾了。

5.《成记茶楼》(1974/桂治洪)

关于桂治洪的电影,评论说的最多的就是其邪典气质,比如这部《成记茶楼》,就是里头的强奸和械斗,但如果只是这样,那就真是太辜负了桂治洪在视听语言上的精耕细作。

《成记茶楼》里有太多的推拉镜头,而且从速度感上来说,相当凌厉,而这种凌厉也和故事本身的快意恩仇相得益彰。桂治洪在邵氏导演里,是最爱拍实景的一个,在《成记茶楼》里,无论是日景还是夜景,都弥漫着一股冷峻的现实气息,而这种现实换算到剧情里,就是冷酷的现实环境对人的压迫,无论是那对凄苦的母子,还是大哥成最后走上了以暴制暴的道路,都是残酷现实在作祟。

而且,这种残酷现实在邵氏电影里不多见,所以,桂治洪对青少年犯罪、底层疾苦、法律漏洞这些议题的触碰本身,已经让这部《成记茶楼》显得与众不同。但更重要的是,曾经跟着日裔导演史马山做副导的桂治洪,还懂得怎么把沉重的现实拍出更沉重的质感,比如电影里最有名的那场夜戏,高角度摄影不但勾勒出犯罪行为本身的可怕,过于疏离的视角,也让观众从黑色的犯罪里看到了最黑暗的人性。

而大哥成在电影最后的走投无路,也被桂治洪处理得跌宕有致,前面还是一段升格镜头的茶楼殴斗,而后就是大哥成带着妻儿伫立街头,不知何去何从,而这种何去何从不但是对个体命运的写照,也是对人性秩序的一声叹息。可以说,片尾霎时绽开的幽谧气息,与之前的轰轰烈烈反差强烈,不由叫人陷入深思。

6.《独臂刀》(1967/张彻)

邵氏影响最大、辐射面最广的一部片子,大概就数张彻的《独臂刀》了,首先其和胡金铨由《大醉侠》共同开启“新派武侠”,其次它衍生了《独臂刀王》、《新独臂刀》、《独臂刀大战盲侠》等,直到九十年代李仁港的《94独臂刀之情》、徐克的《刀》……大概华语影坛的独臂代表队可以尊张彻为总教头,再拜个杨过当祖师爷。

其实在拍摄《独臂刀》之前,张彻在邵氏不算得志,首部作品黄梅调《蝴蝶杯》被邵老板看过后就一把火烧掉了,这在邵氏新导演里面还是头一遭,幸好一直得邹文怀力挺,让张彻得以招来一些年轻武行,慢慢摸索,刀刀见血、拳拳到肉,每天在后山打得鼻青脸肿,终于打上了大银幕,打出了一百万票房。《独臂刀》属于时势造出来的英雄,谁叫当时男星一蹶不振,连男人角色都纷纷由女明星反串呢,武行就不能。张彻大量吸取当时日本片的优点,拍出写实的动作和具体而微的兵器细节,可归纳为暴力美学的断肢、喷血、伤口、盘肠大战、死亡之舞,加上主角方刚忠于师门、以一敌万、自我牺牲的精神,成功在当时树立起顶天立地七尺男儿的威武形象。从王羽开始,张彻的“白衣大侠”们开始雄踞香港银幕十几年,而《独臂刀》也被尊为整个二十世纪的武侠经典,随后七十年代初的拳脚片、八十年代刘家良、成龙的谐趣武侠片、九十年代徐克为代表的写意武侠片,都可以找到它的影子。

7.《北地胭脂》(1973/李翰祥)

风月片是香港电影的一大特色,常年占据着年度票房榜靠前的位子。多数观众将风月片与色情片的概念混为一谈,其实,认为拍风月片是下流勾当的人们,对这种类型本身存在着种种误解。

当一部电影能被称为“风月片”,那么它就已经跳脱出了色情片的范畴,擦边球才是它们的正道。如何把擦边球打得漂亮,既擦出观众的欲火,又不在影像上翻越道德方面的边界,这就能看出导演的手段和能力。毫无疑问,李翰祥是这一行里的圣手。

《北地胭脂》是李翰祥的著名作品,影片分三段,讲述了:“花街柳巷”、“满宫春色”和“游龙艳史”三段故事。分段式的叙事方法也算是李翰祥的拿手能活,讲起来不用过多顾及整体,可以将更多的心思放在艳戏上。不过,由于本片的三段故事的时间背景都在古代,故而精道之外除了撩人勾魂的“肉戏”外,道具服装还原方面的细致典雅、真实可信也成了一大看点。李翰祥拍古装风月,向来旨在重视“当时明月”,衣服上的绣花,家具上的雕纹,都一扣再扣,只为让古韵流入场景,增加交欢时的雅趣情致。就成效而言,这么做确实可取,观众在古典布景的熏陶下看着情欲翻滚的画面,精神肉体两爽合一,只道是梦回前朝弄胭脂,北地春色满心园。因而对于《北地胭脂》的观影过程,与其说我们是在看李翰祥的艳情戏码,不如讲大家在欣赏李大师的风月片。

8.《少林三十六房》(1978/刘家良)

《少林三十六房》有着鲜明的刘家良风格,套招的武打风格,前半段练武,后半段献艺的剧情模式都格外显眼。很多观众认为刘家良过于死板,一板一眼,清汤寡水,乏善可陈。然而,这种让人爱憎分明的风格自然也俘获了一大批拥泵,粉丝们就是喜欢这般京剧走台般的一招套一招。换句话说,在多数人眼中,这才是真正功夫片的特质,没有这些,也就没有刘家良,没有张彻,更没有邵氏功夫片的流芳百世。

影片前半段的练武,刘家良设计了许多趣味十足的练功桥段,观众看着刘裕德打通三十四房的武学奥秘,好像自己在打功夫游戏一样,一路通关,津津有味;后半段献艺,刘家良寄出了兵器搏斗的绝活,短打长攻,刀枪棍棒,耍得风虎云龙,百般武艺看得人心跳加速。其中,尤以三德破戒律刀一段最是了得,招招环绕,虎虎生风,眼花缭乱之余,亦有板有眼,如垒土高台,既远又高。

除了武功秀场之外,本片既借着少林佛寺,又嵌入反清背景,自然会将武学禅宗与民族大义一并加入影片主旨,使之升华有力。在表现这些方面时,刘家良没有一点草莽武匠的粗糙感,而是旁敲侧击,隐隐耳语。可以说,影像上打斗搏击看得人热血沸腾,内里上道义哲学讲得人频频点头,一外一里,又硬又软,让《少林三十六房》成为了不折不扣的邵氏功夫片翘楚之作,本片以此名扬四海,在多年后的大洋彼岸,一个录像店小哥看得眉开眼笑。日后,这位叫昆汀的小哥冷不丁上位大神,请来《少林三十六房》的主演刘家辉客串《杀死比尔》中的白眉,足见邵氏于《杀死比尔》的影响之大、之深。

9.《倾国倾城》(1975/李翰祥)


李翰祥的清宫世界,早在《北地胭脂》已经初露峥嵘,其中的宫闱置景已经相当考究,而这点也是很多人对《倾国倾城》称道的地方,那就是李翰祥在空间有限的邵氏片场拍出了紫禁城的宏伟与精致。虽然电影里的冲突因甲午战争而起,但李翰祥却将叙事空间牢牢限定在宫廷内部,当年邵氏打出的宣传就是“银幕上出现只二分钟,其布景已耗资二十万元”,当然,这一方面是制片厂的市场策略,一方面也跟导演的叙事意图有关,那就是用更幽闭的宫闱书写更宏大的历史。大量水平机位的推摇,令镜头里的红墙金瓦宛若一幅工笔画徐徐展开,而对器物的精雕细琢,无疑也是为了让背后影影绰绰的大历史更逼真。

虽然在历史真实上,《倾国倾城》远不如日后在故宫实景拍摄的《一代妖后》,但在艺术真实上——比如说对慈禧的刻画,前者远比后者来得有血有肉。卢燕版的慈禧,除了心肠歹毒,李翰祥多多少少也试着说出她的通情达理,或者说无可奈何的一面。当然,更多篇幅是在展现慈禧的威严与蛮横,比如开场时对慈禧寝宫仪鸾殿的描写,镜头贪婪地捕捉着皇宫的金碧辉煌,纱帘内外,里头是刚起身的慈禧,外头是焦急等待的光绪,空间与情绪上的反差,烘托出慈禧的冷酷。不过,戏里也会出现这样的台词,比如“他亲政不久,年轻人总想有一番作为,也不是坏事,只要不太离格儿”,慈禧的这一番说辞无疑为其阴郁的面容打上了柔光。而影片最大的戏说成分,当然是姜大卫扮演的那个小太监寇连材。就像那些古代话本里的经典设置,朝政昏庸,总会有个小角色抵死抗争,正义凛然,而这也让此片的叙事口吻多了点说书人的味道。

10.《七十二家房客》(1973/楚原)

众所周知,香港电影历史悠长,百花齐放,曾有盛世,如日中天。然而,与电影出自同宗的舞台剧却几乎毫无起色,连一个定期巡回上演的职业剧团都没有。1973年,一个业余剧团在香港上演了话剧《七十二家房客》,没想到观众趋之若鹜,门票连天告罄。正当其大出风头之际,邵氏公司突然宣布拍摄了电影《七十二家房客》的计划,导演定为楚原,演员阵容则是胡锦、岳华、沈殿霞等全明星的倾巢而出。

由于决定突然,前期准备十分仓促,好在楚原经验丰富,七月中旬开镜,八月上旬便即杀青。说起这段经历,楚原回忆道:“其实拍片的时间很好控制。关键是演员的档期,一会儿胡锦要去出另一部戏,一会儿岳华被另一个剧组借走了。都是一个公司的,也只好迁就对方。”

不过,即使经历种种麻烦,楚原仍然保证了《七十二家房客》的质量。舞台化的影像风格出类拔萃,独树一帜;戏剧冲突高低有致,极其抓人;演员表演可圈可点,嬉笑怒骂,辛酸悲戚尽在一颦一笑,立显市井风态。当然,由于是第一次执导该类型的电影,楚原在场面掌控上还是略显力有不逮,有些段落稍感混乱,这也是类型首秀难以避免的瑕疵。不过,作为一部粤语片,《七十二家房客》将起于江浙沪的滑稽剧与邵氏独有的市井剧成功结合在了一起,已算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难怪当年的票房能够超越李小龙的《猛龙过江》,诚然名至实归。
1: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内容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本网删除。

相关阅读

PPYS影视娱乐致力打造国内最大的影视明星资讯门户,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贵司(个人)版权,请联系本站。

Copyright (c) 2009 - 2016 PPYS影视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ppysnet@126.com)

PPYS影视娱乐影视专题频道 版权所有